首页 >> 经典赏析 >> 赏析

影响一代学人的二玄社中国名画复制品


   

buy abortion pill

buy cheap abortion pill

zyprexa

zyprexa

antabuse

antabuse esasolutions.sk

cozaar

cozaar

procoralan

procoralan ttcop.com

lipitor

lipitor

buy naltrexone

buy naltrexone

printable coupons for viagra

viagra free sample coupons link

buy venlafaxine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venlafaxine buy online blog.tripcitymap.com

prednisolon tabletta

prednisolon tabletta inetapakistan.azurewebsites.net

prednisolon 25 mg

prednisolon

naltrexone naloxone treatment

naloxone vs naltrexone

prednisolon og alkohol

prednisolon

cialis 5 mg generico

generico cialis 20 mg

fluoxetine and alcohol interaction

fluoxetine and alcohol

ciproxin posologia

ciproxin 500 posologia redirect

antidepressants and alcohol blackout

antidepressants and alcohol blackout read

tadalafil sandoz

tadalafil generico teva archive.2y.net

benadryl pregnancy congestion

benadryl and pregnancy

compare naloxone and naltrexone

naltrexone vs naloxone mechanism of action blog.nvcoin.com

naltrexone and naloxone

naloxone vs naltrexone

atarax 4 mg

atarax side effects

——启功(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日本二玄社在中国美术界,尤其是美术出版社几可谓家喻户晓,尽管它在日本出版界的规模和影响其实并不及小学馆那样的大型出版社。二玄社之所以在其邻邦拥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就是因为它曾秉十数年之功,成功甚至可以说是完美地复制了四百余中国书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煊赫剧迹,令这些自元明以还就长期被宝藏在深宫禁苑里的珍宝,化身千万,走进寻常百姓家,连接起了传统中国画经典与今天中国书画研究者、学习者们之间无形的桥梁。


    二玄社复制中国国宝级书画,并且主要是复制藏品居世界各大博物馆之冠的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世所罕见的大帧唐宋元书画,其还原能力之精微,制作水平之高超,并不能仅以下真迹一等的词汇来形容。由于年代久远,这些中国书画名迹大多灰暗皮损,并且在展出时又须玻璃防护品的层层阻隔,令观者即使面对真迹,亦难免生隔靴搔痒之感。二玄社的复制品,不仅精妙地还原了原作的笔墨变化,而且在保证原作风神的前提下有效地修复了画面的皮损残破。换句话说,这些复制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具有比原作更进一步的清晰度和观赏性。

 

  不过,仅仅从技术角度其实远不足以准确评估二玄社复制中国名画的意义。我一直以为,二玄社复制这批中国书画的价值,并非仅仅在于创造了一个艺术品复制、出版领域的神话,而更在于它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书画创作研究领域里的一代学子。其影响中国美术界的深远意义,可能将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内持续不断地体现出来。这绝非夸张溢美之辞。

 

  对中国书画的历史稍有了解的人,是不会不了解传统中国书画创作中借鉴与创造之间的特殊关系的。中国画是一门(笔墨)形式与(造型)内容结合得异常紧密的艺术,其笔墨形式的高度自律性决定了学习中国画更多的是从临摹入手,而不像西洋画那样更主要的是从掌握科学的观察方法和原理开始。因此,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研究和借鉴古代绘画名迹一直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而在中国画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师巨匠中,绝大多数往往同时都是富有名画收藏的鉴藏家。比如元代画坛魁首赵孟頫,如果没有泛滥唐宋名迹的经历,是断不会提出以古开新的古意理论并且在此基础上引领有元一代文人画风的;又比如沈周,就是凭借家传的古代名迹如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等,遥继元人画风并开创了吴门画派的文人画中兴局面;再比如董其昌,乃是凭借其收藏的《潇湘图》、《夏景山口待渡图》、《夏山图》等一批古画,非但创造出影响深远的个人画风,而且提出了左右绘画史三百年进程的南北宗理论。观照近现代画史,类似的事例同样比比皆是,比如陆俨少先生,就是于1937年在南京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美展上目睹了包括今天二玄社复制品母本在内的一大批宋元名画,在为时一月的参观期间,每日用手比划,在心中临摹,令先贤笔法烂熟于胸,从此得以笔墨大进,他晚年也曾将这次宝贵的学习机会比喻为一次贫儿暴富的经历;又如张大千、溥儒、吴湖帆、于非闇、贺天健、郑午昌、谢稚柳、陈少梅乃至徐邦达、启功等诸先生,都是借民国时故宫名画散佚民间的机会,得以大量饱览、鉴藏唐宋元名迹,非但将他们自己学画的范围逐渐由以往的明清拓展至后来的宋元甚至晋唐,而且极大地提升了二十世纪中国画的鉴定、鉴赏水平,更为新中国博物馆学的建立和成熟奠定了基础。而反观历史上民间收藏贫乏的时代,比如清初以后,大量传世名画被皇家搜罗,秘藏于深宫大院,致使民间无缘得睹古代名作的普通画家只能狭隘地以近现代名家的作品为唯一的榜样,卒令画坛出现了家家大痴人人一峰的单调情形,不但招来石涛、齐白石等古之须眉,不能揭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安入我之腑肠删去临摹手一双的严厉批评,而且导致了清代正统派绘画至二十世纪初迅速式微的局面,同时更引起了受西方绘画影响的理论家们中国画衰败已极的过激批判。

 

  如上所述,广泛系统地比较、研究书画史上的经典名作,历来是学习、发展中国书画最重要的前提,而在今天中西文化碰撞、融合大的时代背景下,研究中国画固有的传统与融入开放的朝代潮流其实也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自上一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技术的进步和观念的更新,中国美术出版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与此同时,海外中国美术的出版事业也为国内美术出版业的飞速进步起到了不可替代的指导和示范作为。在这其中,尤以二玄社复制中国国宝级书画的创举引领了时代的潮流,成为包括国内美术出版界在内的美术出版领域的一代楷模,而长期负责宣传、推广二玄社复制品的大雅堂艺术公司,对二玄社品牌在中国大陆的确立,也可谓厥功至伟。

 

  十余年前,当我和我的同学第一次面对二玄社复制的范宽《溪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图》、崔白《双喜图》……,心头所遭遇的震撼简直是用语言所难以形容。我们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如此清晰地面对着堪与西方文艺复兴时代大师比肩的中国画巨匠们幸存人间的笔触,几乎能够感觉到他们振笔时的脉动。这种体会,我想是每一位在当时接触这批名画复制品的学子所难以忘怀的。因为这些作品,拉近了你与传统的距离,令后学获得了直接与大师们进行沟通的机缘。

 

  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国人文化自信心的重建,一轮中国书画研究、鉴藏热潮已悄然涌现,可以想见,新一轮中国书画发展的高潮也即将随之兴起。我想,在今天以及未来十年、二十年乃至五十年间崛起新一代中国书画名家之中,将鲜有未能泽惠于二玄社中国名画复制品者,而在他们的心中,对二玄社复制中国经典书画的这番艺术史上的壮举,也必将永存深深的敬意。

返回赏析首页